當前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職工天地
 作者:周禮茂

一個退伍老兵的回憶

發布日期:2020-07-31 瀏覽次數:
 我的名字叫周禮茂,今年27歲?,F就職于彝良縣開投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投融資部辦事員,2010年懷著對軍人的向往、部隊的神圣而來到部隊,五年的軍旅生涯,讓我從一個新兵成長為班長,五年的軍旅生涯,讓我從一個社會青年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消防兵,五年的軍旅生涯,讓我無比懷念。
 時光荏苒,物是人非,雖已離開那個熟悉的紅門警營多年,但那回憶卻始終銘記在心,從未忘卻,那是受用一生的精神財富。
 
 還記得入伍出發那一天,親人們都到車站來送我,此情此景,至今依然歷歷在目,那是我第一次出遠門,離開家去往一個未知的、陌生的、卻又一直向往的地方。在當地武裝部,母親強忍著內心的不舍與擔憂,并且含著淚一遍遍地叮囑我:“照顧好自己,家里的一切不必掛念,去了一定好好干!”那一刻,我深深明白了“兒行千里母擔憂”的心情??粗胰藗円酪啦簧岬臉幼?,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簾落個不停。同時,我也明白,有些路,既然選擇了,就只能靠自己一個人走完!實現夢想的路,本該斬荊披棘,勇敢面對,才能走出屬于自己的人生,才能進一步擁抱夢想——成為一名合格軍人,那天我哭得撕心裂肺。 
火一半,水一半,熱一半,冷一半,這是消防員的工作。
飯吃了一半,澡洗了一半,方便了一半,睡覺了一半,夢做了一半,這是消防員的生活。
2011年7月23日20時38分,北京至福州的D301次列車行駛至溫州市雙嶼路段時,與杭州開往福州的D3115次列車追尾,D301次列車4節車廂從高架橋上掉落。作為新兵的我,跟隨中隊救援官兵來到現場,并擔任破拆救人任務,“現場漆黑,救援的群眾很多,喊聲一片,中間夾雜著旅客微弱的呼救聲和哀嚎聲”這是當時事故現場給我的第一感覺!來不及思考,在班長的帶領下,我們進入墜落的一節車廂里,
   
 “救命啊,救救我……”是車廂里回蕩最多的聲音,當時車體嚴重變形,必須用切割工具才能進入。我們小心翼翼的切割,一點一點的向前摸索,一點點搜索,一點點施救。身旁,是斜掛橋邊的車廂,隨時可能倒塌;頭頂,是搖搖欲墜的電桿和欄桿,隨時可能墜落;腳下,是泥濘的土地和亂石堆,隨時可能摔傷。車廂里溫度非常高,身著滅火救援服,提著幾十斤重的破拆器材,緊張但不膽怯,害怕依然前進,沒有人退縮,沒有人喊累,直至凌晨。

 訓練場一半,火場一半,生一半死一半,這是消防員的風采。血與火淬煉的骨骼,煙與熱熏制的青春,這就是消防員… 

 2015年12月9日下午,全體復員、退伍的老兵集合在中隊學習室,靜靜地等待著退伍命令的下達。4點整,支隊參謀長下達了退伍命令,接下來那一刻,是對心靈的一次考驗——卸銜,隨著警銜被卸下,心也碎了。
十多個鐵血男兒在這里流下了久違的淚水。不,它不是從眼睛里出來的,它是從心里面滲出來的,因為它是有感情的。
原來,哭是可以如此地壯觀。幾分鐘的時間,我們從武警戰士轉變成復員的人。這世上估計不會再有這個凄涼的角色轉變了吧。
這個時刻我們期待了好久,可是當它來臨時,卻又是何等的讓人心碎!但是,我們必須去面對這個殘忍的現實。明天,我們就要永遠的和這身穿了五年的軍裝說再見了,脫下以后,便再也不會穿上了。
 

 中隊領導、班長幫我們拆掉衣服上的肩章,領花,胸標。淚水從臉上滴落,沾濕了戰友的雙手。悲傷的音樂在回蕩,臉上的淚水在流淌為何我來時凄涼去時也凄涼!最后一次擦拭我的戰車,最后一次撫摸水槍,最后一次穿上滅火救援戰斗服,最后一次,最后一次。這一天,2015年12月9日。

 10號,是我們離開警營的日子。這天清早,我們將行李郵寄回家。這也是我在這里的最后幾個小時了。

 八點半,最后一次集合,最后一次飯前一支歌,最后一頓部隊的早餐。吃完滾蛋餃子之后準備登車,送行。擁抱,哭泣,不足以表達比時的傷心!這一別,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??諝庵谢厥幹x別的歌:送戰友,踏征程,默默無語兩淚……
 讓我和戰友做最后的一次擁抱吧,讓我在這里再流最后一次淚吧……
 
 十點,車準時出發。出門后,從手臺里傳來了哨兵的報告:老兵!一路順風!
 是啊,我走了,我們走了,等到下次來時就不能容易的進去了。
 別了,我的軍旅。
 別了,我的兄弟。
 別了,我的第二故鄉。
 別了,軍旅生涯的1825天。

 謹以此文獻給所有復員的老兵和在役的戰友們。部隊,不那么神秘,軍人,其實很平凡。不要忘記了,我們永遠是戰友,是兄弟,更不要忘了,那些在一起的日子和我們到感情。我們是最可愛的人!
一個退伍老兵的回憶

性欧美XXXX极品,国产精品不卡高清在线观看,四虎精品澳门在线,国产欧美视频6666